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2018-10-13 10:53:48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里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 

 石用着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依恋地看着霜,看着他深爱的妻子。那眼光流露出疼爱,流露出万般地不舍,深深的看着,仿佛要将她的影象永远映在眼里。他竭尽全力想将那 只没断的手抬起来,但只能使手指微微动了动,医生噙着泪将他的手盖在了她的手上。  石张着嘴,似乎在说着什么,一滴泪,从他眼里流了出来,而泪却使他的眼睛模糊了 他想看她,他想看着她啊!医生懂他的心思,抖着手替他抹去了那滴泪,但他的眼睛大 张着,却永远也看不见他的妻子了。他走了。 

 只有看过石的伤势的那为医生知道,为了妻子不感恐惧,为了他深爱的妻子不因失血 致死,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硬是抗拒了死神几个小时,他受的伤,是要忍受几个小时 生不如死的痛楚啊。上了年纪的医生也控制不住了,为这位素不相识的人老泪长流。边 上的几个小护士,早已失声痛哭。  

直到霜的伤势全部复原后,她的父母和哥哥才将石的死讯告诉了她。当明白这是真的 时,霜以妻子的身份要来了石的死亡通知和病历。她一字一字地看着,脸上的神色很平 静,令她的家人都松了口气。她哥哥说:“听在场的人说,妹夫在走之前,曾经跟你说 过什么,但只有那位老医生听到了。”她一言不发,独自出了病房,她的母亲在她身后 跟着,见她径直走进了那位老医生的办公室,坐在他的对面。  老医生见是她,微笑着说:“你的伤好了?还该注意休息,不该到处乱跑的。”  “我丈夫跟我说了什么?”她直视着医生,语气大异平时,连起码的礼貌也不顾了。  她此刻只想知道石跟她说了什么,不想寒暄,不想说废话。  老医生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但瞬间便理解了她。尽量的和缓着说:“他那时已说不出 话了,口腔里的水份已不足,所以我也只能看到他的口型。”霜也不继续问,只是仍旧盯视着他。医生叹口气,似乎回到了当时,神情也变得很悲戚,说:“如果我没有看错 的话,当时他看着你,说的是‘我爱你’,然后就......”  霜沉默着,脸色变得血一般白。医生正想着怎么安慰她时,只见她一张口,竟喷出了一口鲜血 ……  

半年多过去了,霜的父母将她接会了家住。在这半年,她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一句话,也仿佛所有人都不认识。给她水,她就喝;给她饭,她就吃。其余时间便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或对着家中的石的遗像喃喃地说着话。  看着自己的女儿成了这副样子,霜的父母在半年里似乎一下老了十岁。所有医生对霜的病症都摇头,也去看过心理医生,但不管医生跟她说什么话,她都是完全没听到的样子。

  就这样又快过了半年,霜的哥哥的小女儿来外婆家吃饭。六岁的孩子看着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姑姑,拉着她的手也没反应,不禁急了:“姑姑,姑姑!你以前说要带我去公园玩的,你骗人!”外婆外公拼命得打眼色,但那孩子哪去理会,继续嚷道:“还有姑父,他也答应过我的。哼,全说话不算话!”听到‘姑父’两字,霜浑身一震,在她身 边没有一个人敢提石,这是她快一年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到他。竟也拉着小侄女的手说: “姑父答应过你的?好,我马上带你去。”  霜的母亲第一次听到她跟人说话,不由激动的哭了起来。霜的父亲马上想到女儿的病情可能有转机了,竭力压抑着颤抖的语气,平静的说:“那好,霜,你就带她去吧!”  在公园,小侄女牵着姑姑的手,张大眼睛问道:“姑姑,姑父呢?爸爸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但我又听见妈妈说下星期是姑父的周年,要去祭他。姑父是死了吗?”  姑父死了?嗯,是吧。”霜若有所思。

  小侄女来后的几天,霜明显恢复了许多。跟父母不断地说话,但他们都回避着石这个 话题。到了石的周年这一天,中午母亲去叫霜吃饭时,却发现霜不在家里。正狐疑时,儿子的电话来了,霜在石的墓前。  当父母赶到时,只见霜靠坐在墓碑前,穿着结婚那天穿的礼服,眼睛闭着但嘴边却带 着微笑。她的哥哥和嫂子站在她的面前,眼睛都已哭得红肿,霜的母亲一下便昏了过去 .父亲浑身颤抖着走近,看到碑前上霜用血写下了几句话: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 

 我必须坚强,但我做不到。  我不属于这儿,我只属于你。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握紧我的手?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会不会帮助我坚强? 

 我要寻找从黑夜到白昼的路,因为我知道我要找到你。 

 请带我走吧,我相信天堂里定会有安宁。

公务员
资讯
百色房产信息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