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凭海风云

2018-09-15 21:53:11

嵩山少林寺从不接待女客,这是少林寺多年不变的规矩,然而这少林古刹的后山之上却站着一个少女,这少女手持玉箫站在嵩山之巅的崖边,一身淡蓝色的衣裙随风飘舞着,悠扬的箫声回荡在山谷中。

骄然是被这箫声吸引而来的,他本是少林主持河底的至交好友,每每上山与之对弈品茗,顾借居少林。这日正好来到后山练武,却听到这箫声,虽觉箫声十分优美却又有一种伤感随着这箫声传来。当骄然来到崖顶时那少女正欲纵身跳下悬崖,“不可!”骄然惊呼出声,那少女却已跳下。骄然见状忙将真气提升,纵身跃下拉住那少女,那少女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她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骄然的眼神对上少女的眼神时忽然有一种伤感自心底升起,眼睛竟不听使唤的闭上了,只感到一阵香气飘过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骄然醒来时已是日落西山,他发现自己竟睡在崖顶,那少女早已不知去向,他正自疑惑时忽见一小沙弥慌慌张张跑了过来,“骄然施主,主持请您马上到大殿去。”小沙弥双手合十施礼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骄然见小和尚神情慌张便问。

“藏经阁经书被盗。”

少林寺藏经阁为少林根本之所在,而阁中所藏更是少林武学巨典,少林七十二绝技更在其中,这藏经阁本由河底禅师的师弟苦茶禅师看守,而以苦茶禅师的修为绝没有人能从他手中把经书偷走,可是那经书却不见了……这让骄然不由得想起了嵩山之颠的那个蓝衣少女。

第一章

少林寺塔林中两个妙龄少女正站在那最高的塔上望着少林正殿。“公主,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两个少女中的黄衣少女望着骄然问道。

“天香阁虽然有心一统武林,我却并无意于正道为敌,必竟天香阁缘自古墓派,与武林各派还是颇有渊源的。”那另一位淡蓝色衣裙的少女正是骄然在嵩山之颠遇到的那个。

“可是他不是听了‘碎心曲’了吗?怎么可能不死?”那黄衣少女还是感到疑惑。

“也许是因为他是河底禅师的好友,对佛学有很深的顿悟,心中早已看淡了悲苦,所以才不会被‘碎心曲’所伤吧!既然经书和达魔祖师的舍利子已经拿到,我们也该回去了。”

“妖女休走,把佛宝留下。”两个少女正欲离开忽闻一声怒吼,便见一个人影已飞身来到近前,定睛一看却见一个黑衣老僧站在面前,想必定是这塔林的守护者。

“微梦,这老和尚就交给你了。”蓝衣少女飘然远去仿佛飞天的仙女。

“是,公主。”那老僧正欲追赶,却被黄衣少女拦住,“想要回佛宝,得先过我这一关。”

“阿弥陀佛!女施主应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道理,老纳不想开杀界,还请女施主归还敝寺佛宝。”

“要我归还佛宝也行,先听完曲子再说。”说着那叫做微梦的黄衣少女从背后取出一把玉石琵琶弹起了蓝衣少女在嵩山之颠吹奏的那首“碎心曲”。

那曲子悠扬动听,只是伤感之极,虽非邪教武功却能激发人内心深处的伤痛并将其括大,甚至令听者伤心到极处直至心碎而死,顾名“碎心曲”。

黑衣老僧听到“碎心曲”后,神情悲伤,似有心碎之感。微梦本不想与这老和尚纠缠,更不想伤其性命,见他如此,忙停止弹奏,谁知这曲风一停,那老僧喷出一口血来。

“哎!你这老和尚,真是枉为得道高僧,须知四大皆空的道理,又何必执着于有没有这佛宝呢?如今竟连性命也赔上了,真是不值。”微梦怜悯的看了看那老和尚,“既然你如此看重这舍利子和这经书,那就还给你吧!反正它对我们已经没有用处了。”说罢微梦便将舍利子和经书,放在了老和尚的身边。

少林寺丢了经书,寺中上下人等都人心惶惶,骄然因想到那神秘的蓝衣少女,便提议寺中僧侣到四处查看是否有可疑人等藏觅在少林某处。

当骄然来到塔林时,那黑衣老僧已然元寂,他看到的只是一具面露愁容的尸体,他查看了尸身没有发现一丝伤痕,正当他发现了舍利子和经书,心感疑惑时,就听一声惊呼:“玄苦师叔!”来人正是苦茶禅师。没等骄然从惊愕中缓过神来便感到周围有一股杀气,随之而来的便是苦茶禅师的掌风,这一掌充满杀气,“你竟敢杀害玄苦师叔,我今日就算犯了杀戒,死后入得阿鼻地狱,今日也必杀了你为玄苦师叔报仇。”

“玄苦大师非我所杀……”骄然还想解释,苦茶哪里肯听,“休得狡辩,本寺的佛宝在你手中,你还有何话可说?”说着又是一掌劈来。

“住手!”一阵啸声传来,少林主持河底已率弟子前来塔林。

“玄苦师叔!这是怎么回事?”河底厉声问道。

“是他杀了玄苦师叔。”苦茶怒视骄然,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骄然不可能杀害玄苦师叔。”河底与骄然多年至交,很是了解他的为人,所以并不相信骄然会是凶手。   “师兄你难道连我的话也不相信吗?”

“不是我不相信,只是以骄然的为人是不可能做出此事的。”

“师兄既然不信,那我也只好……”苦茶的话还没说完,便自行震碎经脉,气绝身亡。

河底眼见苦茶自尽当场,人都死了,所说的话,自然是真的了,这下不信也得信了,“结罗汉阵。”

不一会儿骄然就被十八个少林弟子围在当中,他真是有苦难言,打不是不打也不是,好好一个江湖大侠竟然被逼迫到此等地步,虽然他一直只是躲闪,并不愿伤了少林弟子们的性命,可是这“罗汉阵”却处处杀机,欲治他于死地,骄然无计可施,只得还手一击,震倒几个少林弟子,可是谁知马上就有人替补上来,骄然纵有天大的本领,体力也有些不支了。这时空中飞来一只大雕抓起骄然,径直飞远。

骄然被带到绝情谷的断肠崖,那只大雕就把他丢了下去。就像杨过当年跳崖一样,骄然落入寒潭之中,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功,抵住了寒冷的潭水,随波逐流来到了一个世处桃源,那里开着很多奇异的花,骄然正自欣赏着美丽的景致,方见花丛中睡着一个女孩,女孩清丽脱俗,容貌出众,睡在这花丛之中婉如百花仙子下凡尘骄然呆了呆,方觉这女孩有些面熟,这才想起这女孩正是嵩山之颠的那个蓝衣少女。

“大胆狂徒,公主尊容启是你这凡夫俗子所能看的,看我挖了你的眼睛。”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便见二根银针飞向骄然的眼睛。

“公主?”骄然虽然心生疑惑,却也不忘伸指去接那两根银针,发出这两根针的却是个黄衣少女,这少女清秀可人,却又不失娇蛮,正是那位微梦姑娘,“玉蜂针?”

“微梦,不得无礼,骄然公子是我请来的客人。”花丛中的女孩似乎醒了,她拢拢了秀发用一朵漂亮的紫薇花将秀发绾起。

微梦瞪了骄然一眼,向那蓝衣少女施过礼后便闪进花丛中不见了。

蓝衣少女冲骄然微微一笑,那笑容使她更显娇媚,“我知道你对我充满疑问,不错,你手上拿的的确是天香阁的玉蜂针,实不相瞒,我正是当朝寒玉公主-凝眸飘香。骄然公子,以暗夜之剑,纵横江湖,飘香早有耳闻。”

“你即是公主为何流落至此?甚至欲跳崖寻死?”骄然更加疑惑。

“此事说来话长,当年我父皇被*人毒害,朝中大权全部落入东厂一群人的手中,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被暗杀,只有青龙将军带着我逃了出来。可是东厂并没有放弃对我们的追杀,后来古墓派的若水仙子水含烟救了我,我便拜了她为师,师成之后我便建了这天香阁,希望招揽天下群雄对抗东厂,今日少林寺一行只因当年我拜师后,青龙将军便带着东厂的罪证投身少林,我此次前往少林是为查访青龙将军下落,寻回东厂罪证,可惜无功而反。我心灰意冷本想一死了之却不想被你所救,于是我和若尘盗走了少林佛宝藏经阁的经书和达摩舍利,希望能引出青龙将军。”

“这么说玄苦大师是你们所杀了?”

“不,我们并不想杀玄苦大师,他只是听了‘醉心曲’激起了他的心魔,‘碎心曲’并非邪功,只是能激发人内心深处的伤痛并将其括大,甚至令听者伤心到极处直至心碎而死,顾名‘碎心曲’。本来以出家人之身,无欲无求的修为,是不会受‘醉心曲’的干扰的,只可惜玄苦大师他太急于寻回少林佛宝了。”

第二章

骄然被大雕带走后,少林寺便遭到了东厂的围攻。河底虽带领少林众弟子奋力抵抗,却还是死伤惨重,河底拼死突围终将弟子冰雨送下山去,并将达摩舍利与一把木剑交与他手,命他前往武当请武当掌门无极道长助少林解围。

冰雨被河底的掌风送至嵩山下,却发现整个嵩山早已被东厂的人包围了,回头看看山上已是火光冲天。

原来奉圣夫人已经查出青龙将军就隐身在少林寺中,于是派出人手杀上少林,少林住持河底拒绝说出青龙将军下落,虽带领弟子奋力抵抗,奈何敌众我寡,最终无奈之下送走冰雨后放火****,决定于东厂众人同归于尽。

冰雨含泪向山上磕了三个头,小心躲过东厂杀手,急奔武当山。

绝缘水泵钳
SS离心机图片
三居室待售新楼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